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政策规划

智能时代智能交通必须先行

王飞跃

 

  继《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和《营造良好市场,推动交通物流融合发展实施方案》等近期重要国家文件之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交通运输部近日又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互联网+”便捷交通 促进智能交通发展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要求全国各地及中央部委的相关政府和部门结合实际,从思想认识、重点示范、发展生态和评估推广等四大方面,认真贯彻落实。

  《实施方案》的宗旨是以旅客便捷出行、货物高效运输为导向,广泛深入地利用网络和智能技术,优化资源配置、提高综合效率,全面提升交通运输水平,为我国交通发展现代化提供有力支撑。这不但是中国在智能交通框架体系和近期实施方案方面的首部重要国家文件,而且就智能技术,特别是以“互联网+”为特色的智能技术而言,这也是世界各国政府中的第一份综合、具体的总体框架和实施方案。从便民的“交通一卡通”、“一单到底”、“一票制”、“一站式”服务到无所不在“掌控天下”的“交通移动空间”,从“一网联控”、V2V和V2X的“车联网”、智能驾驶和自动物流及定制化智能交通工具,到“畅行中国”的信息服务,《实施方案》从总体要求、智能运输服务系统、智能运行综合管理系统、智能决策支持系统、智能交通基础设施支撑、标准和技术支撑、有序发展环境和重点示范项目各个方面,全方位地阐明了“三系统、二支撑、一环境”的总体框架思路,涵盖交通用户、企业和政府机构,交通硬件与软件,以及交通产业发展和功能应用的整个生态环境。公布的27项“互联网+”便捷交通重点示范项目中,许多理念和内容特色鲜明并在研发上已位居世界前列,如“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推广和青岛市综合城市交通、公共交通、静态交通、物流交通和社会交通的“多位一体”平行交通运用示范,等等。

  世界科技发展的趋势表明,我们正进入一个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技术和智慧社会新时代。这个智能时代,必须依靠安全有效的智能交通系统来保障。否则,更加复杂且快速的产业和社会活动,加上日益智能多样的生产及消费方式,将因交通的智能水平不匹配或不适应而无法有效进行,从而智能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将成为一句空话。因此,在智能时代里,交通的智能化必须先行。因此,《实施方案》不但对于智能交通的建设,而且对于整个智能社会的发展,意义都是重大的。具体而言,“三系统、二支撑、一环境”的落实,不但将极大地促进交通服务的质量、交通企业运行的效率、交通决策的安全有效、交通系统硬件软件水平的提高和交通新业态、新模式、新应用的“宽松有序”发展,还会为以“创新、创业、创客”为特色的产业及社会转型提供新的发展平台和机会。

  除了顶层设计,《实施方案》还提出了许多具体的涉及智能交通安全、服务、运营、管理和决策等技术环节、相应设施的技术标准和硬软件系统,以及法律、法规、监管的建立与完善诸多问题,并鼓励大众、企业和社会创新。政府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与基层自下而上的创新涌现并举,从规划到众包,上下贯通、协同发展之有机结合是《实施方案》的特色同时也是智能技术的时代特征。由共享经济下的网约专车和滴滴打车到雨后春笋般的城市快递与物流服务公司,特别是开放飞机航班数据后各种各样的便民出行信息服务,充分说明,必须加快建立“宽松有序”的大众创业创新环境,才能让智能有效的便捷出行方式和服务更多更自然地从社会大众中“涌现”出来。相信《实施方案》的执行将提供更多的交通开源数据、更好的交通技术开发系统和更方便的交通服务平台,早日形成完整的智能交通产业链和创新发展生态。

  显然,宽松有序的发展环境,特别是规范完善的法律法则体系,将是《实施方案》成功的关键,这方面我们不仅要谨慎细致,也要包容创新。比如,目前用于发布交通信息的指示系统VMS在许多城市里已安置,但很多没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而且应用水平普遍低下,出行者往往视而无睹。究其原因,一是其作用还没有被充分地认识,二是其使用目前没有直接明显的经济效益。除了宣传,只见投入,不见产出。如果在能够保证交通安全的特定条件下,例如严重堵塞车速缓慢的情况下,允许VMS播放合适的广告,或许能够有效地改变现有状况,不但提高VMS的使用水平和经济效益,而且加强其“软控制”和安全引导的功能。当然,此类模式应用的“创新”必须经过大量的实际现场实验和严格且公开公正的听证立法,确保安全有效可行之后,方可规模实施。

  长期以来,我们在智能交通的研发上处于跟踪世界先进水平的状况,缺少一批标志性的原始理念、原创理论、自主或集成创新的技术与系统。《实施方案》是交通史上,特别是智能交通历史上史无前例的行动纲领文件,希望在其落实与完成的过程中,能够本质性的改变这一状况,使我国的交通系统水平,在完善提高其机械化、电气化、信息化和网络化的同时,创新发展并推广应用各类软件定义的交通系统与设施服务,迅速进入虚实互动协同共进的平行智能化时代,即所谓的“交通 5.0”时代。通过《实施方案》,使不定、多样、复杂的社会交通需求和行为,转化为灵捷、聚焦、收敛的便捷交通功能和服务,为国家安全,国民经济的发展及整个社会的智能化建设提供坚实的支撑和保障。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自动化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IEEE智能交通系统学会首任会长;IEEE智能交通系统汇刊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