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政策规划
加快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引领新时代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高水平开放

西部陆海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腹地,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联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是我国区域协调发展格局中重要的发展轴线,也是陆海统筹、联通国际国内重要的交通、物流、产业、贸易走廊。近日,国务院批复《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打造交通便捷、物流高效、贸易便利、产业繁荣、机制科学、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为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明确了未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总体要求、基本原则、战略定位、空间布局、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重要举措。

一、深刻理解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战略意义和时代内涵

我国西部地区包括陕西省、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重庆市等12个省(区、市),国土面积约占全国总面积的71%,人口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8%,疆域面积辽阔,风土人情独特,绝大部分地区是我国经济欠发达、需要加强开发的地区。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即将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形势背景下,深入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加快实现西部地区高质量开发开放意义重大。

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以及国家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加快建设,我国西部地区交通物流条件不断改善。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重庆、广西等省(区、市)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加强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国家经济贸易合作,深化推进中新互联互通项目,通道建设取得积极成效。但与国家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以及西部地区更高水平开发开放要求相比,既有运输物流通道布局仍不完善,通而不畅甚至瓶颈制约仍未消除,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整体竞争能力不强,缺乏有效产业支撑以及通关便利化效率不高等问题仍然突出。亟需强化西部地区通道布局顶层设计,加强陆海新通道建设,充分发挥西部地区连接一带一路的纽带作用,深化陆海双向开放,更好支撑引领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更好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更好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大局。

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是结合国际国内发展环境形势新变化新要求,深入贯彻落实新时代国家整体战略部署的重大战略举措,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一是充分体现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新要求。深刻把握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内生逻辑与新的趋势要求,系统优化西部通道整体格局,深化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二是突出对接新的战略方向。强调陆海统筹、双向开放、东西互济、南北联动,更加突出发挥西南地区战略衔接作用,重点突出与一带一路东南亚沿线国家战略联动。三是构建新的区域战略互动格局。既充分考虑以一带一路为统领的全面对外开放新形势,更侧重服务强大国内市场建设,突出与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精准对接,强调西南地区与西北地区战略互动,强调新通道与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等深度衔接。为此,通道整体布局时,统筹考虑海南洋浦港、广东湛江港等战略支撑作用。四是承担新的战略功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简单地建设运输物流通道,而是按照现代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发展理念,以运输物流通道及交通物流枢纽为载体,系统构建具有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深度关联的国际贸易走廊和国际经济走廊。

二、准确把握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总体思路和战略目标

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中央、国务院战略部署,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加快通道和物流设施建设,大力提升运输能力和物流发展质量效率,深化国际经济贸易合作,促进交通、物流、商贸、产业深度融合,加快建成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连接一带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支撑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陆海贸易通道、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的综合运输通道。

在建设中,要重点把握好以下五个关系。一是创新引领与传承利用的关系。遵循基本规律,把握趋势变化,创新通道建设运营模式和服务方式,既要用好用足既有通道资源,又要系统推进新的通道布局建设,发挥新通道的战略价值,实现通道资源开发利用有度、运输服务保障有力、物流运营组织高效、区域协同发展机制创新。二是内外联动与陆海统筹的关系。既要准确把握国际经贸产业格局深度调整下国际合作形势变化趋势,有效支撑全面开放经济体系发展,更要着眼强大国内市场建设,特别是西部地区发展新动能培育,按照现代化经济体系、城镇体系等建设要求,形成陆上与海上、沿海与内陆、国际与国内统筹联动发展格局。三是运输通道与经济走廊的关系。既要强调完善交通、物流等设施网络与服务功能,提升运输物流效率水平,更要围绕产业链、价值链分工,以融合视野战略谋划经济走廊建设,推动交通、物流与产业、贸易、金融、信息等深度融合发展。四是主通道、重要枢纽与覆盖区和延展带关系。既要重点优化主通道布局,提升重庆、成都、北部湾港口等重要枢纽聚集辐射能力,也要强化贵阳、南宁、昆明等核心覆盖区和西安、兰州、乌鲁木齐等辐射延展带主要枢纽节点功能,形成通道引领、枢纽支撑、衔接高效、辐射带动的总体发展格局。五是市场主导与政府推动的关系。做好机制框架整体设计,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在规划战略统领、基础设施建设、标准规范完善、营商环境监管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力争到2020年底,开工建设一批重大铁路、物流枢纽项目,初步建成重庆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到2025年,基本建成经济、高效、便捷、绿色、安全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更好引领区域协调发展和对外开放新格局。到2035年,全面建成西部陆海新通道,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三、加快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五大重点任务

一是加快运输通道建设。围绕建设大能力主通道和衔接国际运输通道,提高铁路、公路等干线通道运输能力,加强广西北部湾港、海南洋浦港、广东湛江港等港口分工协作,提升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加强与周边国家设施联通,着力构建完善的交通走廊。

二是加强物流设施建设。结合腹地经济条件、区位特点和发展需要,优化物流枢纽布局,推动物流设施整合,完善专业化装备设备,提高信息化水平,打造现代化物流枢纽体系,推进通道物流规模化组织、区域化集散、专业化服务和网络化运行。

三是提升通道运行和物流效率充分发挥铁路长距离干线运输优势,加强物流运输组织模式创新,提升多式联运效率和质量,积极发展特色物流,加快推动通关便利化,提高通道物流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四是促进通道与区域经济融合发展发挥通道对沿线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促进区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探索培育重要节点枢纽经济新范式,优化改善营商环境,打造高品质陆海联动经济走廊,实现要素资源高效集聚和流动。

五是加强陆海通道对外开放和国际合作。发挥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示范作用,加强与周边国家协商合作,持续放宽外资准入,改善外商投资环境,带动相关国家共商共建共享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提升我国西部地区与东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

此外,要强化措施保障,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加强组织领导,建立工作机制,强化统筹协调,创新投融资模式,完善土地、运价等支持政策,做好宣传引导。(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  樊一江  研究员